您當前的位置: 蘿北縣政府網 > 新聞中心 > 鄉音鄉情

我的田園之樂

來源: 日期:2018-03-16 08:47:27 編輯:蔡強 記者:濕地風

    婚前的我像許許多多的女孩子一樣,沒干過農活,沒種過菜園,沒養過畜禽。然而,婚后的我,生活在連隊,住在自家的平房小院兒,也便有了更多接觸田間作業的機會。喜歡莽莽蒼蒼的原野,喜歡自然的田園風光,也喜歡活潑可愛的生靈。自然也愿意接受現在的一切,迎接新生活的到來,憧憬著通過兩人的努力把自己的小家打理得蒸蒸日上,生機勃勃。    

    在陽光明媚的四月,把屋子收拾妥當,窗玻璃擦干凈,衣服洗完晾在院子的鐵絲上,暖暖的陽光照下來,徐徐的微風吹拂,緩緩的帶走它的濕氣,很快它就能變得干爽了。拿出凳子坐一會兒,休息一下,院子里靜悄悄的,天空湛藍晴朗,偶有幾只貪吃的麻雀飛來,落在院墻上,賊眉鼠眼的探望,看看這家有沒有它中意的吃食,院子里除了幾根枯干的木頭和坐在凳子上的我,干干凈凈,空空蕩蕩的。我對它說:“家雀兒呀家雀兒,等我半年時間,一定會讓這個家這個院子變個樣的,到時候你再來吧!钡拇_,住在平房應該院子里有雞鴨狗的叫聲,菜園里應該有自己種的蔬菜才真正像過日子,才像真正的田園生活,因為這里有得天獨厚的條件,院子很大,菜園也很大,我開始有些欣喜,便開始盤算著去做了。

    首先,去到養雞場買些雞雛和鴨雛,買些雞鴨吃的飼料,飲水吃食用具拿回來,放在溫暖的房間里養幾天,雞雛鴨雛身上鵝黃色的,毛絨絨的像個小球,“唧唧”的叫著尋找著伙伴,或者和伙伴擠在一起,非?蓯。取來消炎藥兌上冷開水,讓它們自由飲食,再給他們喂上飼料,看它們爭搶地吃著,或者看看有沒有蔫蔫的不吃食的,關鍵是雛期抵抗力弱,需要精心飼養。這樣過個幾天,待它們身上漸漸長出深色的大毛,就好養多了,先生找人做了一個雞籠,便把它們都放在雞籠里養。雞仔見了陽光,越發長得快了,這樣也可以不必花太多的時間在它們身上,可以去干點別的了。    

    清晨,走進菜園,園子里蔥蒜,香菜,生菜,油菜等等已是綠油油的一片了,一小塊一小塊的星羅棋布,排列得整整齊齊,有壟溝隔開著,那些菜嫩綠的葉子,青翠欲滴,像趕集一樣擁擠著。豆角、黃瓜也從松軟的泥土中探出頭,環顧著靜悄悄的四周,打量著這陌生而清新的世界。每年我總是在園子里騰出大塊的地用來種黏玉米,瞧,玉米那嫩綠的細莖已經成雙結對從土里冒出來,大蔥已長得近一尺高了,我把菜地中間長出的雜草拔除,用鋤頭把已有些板結的地面輕輕的松動一下,以便他們能得到更好的呼吸和成長。抬頭望一望淡藍淡藍的天空,朝霞從薄薄的云霧中射出,呼吸一下清新的空氣,農場的空氣真是新鮮!有一兩只鳥從頭頂上飛過,落在枝頭,“啾啾”“啾啾'的叫著,歌聲悅耳動聽,清脆悠揚。時而鄰家的雞鳴狗叫、人說話的聲音傳來,好一派美麗的田園風情!拔幾顆嫩蔥,間了幾顆長勢特密的生菜、苦苣,再拔幾顆香菜吧,聞一下那濃郁的香氣,直入鼻孔,沁人心脾。把摘回的青菜清洗干凈,家鄉特產的豆瓣醬炸一下涂抹在豆腐皮上,和著這些青蔬卷起來,每個人的吃法不同,我獨愛這么吃,咬一口,豆皮的香味,菜的脆鮮,鮮蔥的濃郁滿滿的在嘴里,閉上眼睛細細的咀嚼,深深的融化在口腔里,回味悠長。    

   雞鴨已經慢慢的長大了,早已讓我散放在院子里,足有一兩斤重了,此時已經大概能分辨出雌雄了,雄的好斗健壯,雌的嬌小溫婉。院子里,雞呀鴨呀,來來往往,川流不息。我的小黑狗黑儷靜靜的看著這一切,她早已讓我遠遠的拴起來,她已經能看家了,而且盡職盡責。瞧,她的臉清秀俊俏,眼神溫柔動人,身上的毛黑亮順滑,走路的姿態輕盈俊雅。對這些從小散養的雞鴨,朝夕相對,她很和善也很友好,盡管那些雞從她的身旁走過,都能安靜平和的面對。只是對那些陌生的訪客,她板著另一幅面孔,兇猛異常,她不允許別人趴著院墻向內張望,也不允許有人從屋里帶東西走出大門,不咬人,卻能讓人驚魂不定,心驚肉跳。

    七八月的菜園已是滿目蔥蘢,郁郁蔥蔥。瓜菜掛滿枝頭,紅、粉、紫、黃的花還在接連不斷的開著。黃瓜清涼解暑;柿子也已經成熟,咬一口,粉面粉面的還有絲絲淡淡的甜;辣椒也泛著淡青色的光,接受了足夠陽光洗禮的它們,分外的辣,吃一口準讓你刻骨銘心;又細又長的茄子表面光滑,也泛著柔和深紫色的光澤;那些豆角,有家雀豆和油豆。記得小的時候,尤其愛吃家雀豆,它皮薄籽粒飽滿,一個莢上足有五六個粒呢,油豆角寬寬長長的,些許還有粉紅色的斑記。摘一些茄子和豆角,在大鐵鍋里燉熟了,油滋滋香噴噴,唇齒留香,回味無窮。

    收拾菜園的時候,也能碰見鄰居在菜園里忙碌,我們常邊拔著草邊聊著天,交流些種菜的經驗,交換各自沒有的蔬菜。鄰居是位六十歲左右的老人,老伴在城里給孫女陪讀,兒子,兒媳忙地里。家里的菜園年年都是他來打理,他很喜歡種菜,而且樂此不疲。他喜歡種卷心菜,種得多,吃得少,吃不過來,便剁碎了喂雞和狗。他是一個勤勞慈愛的父親,傾盡了一生,只為了兒女。記得一年,他的小女兒開了一間燒烤店,他便在種了一大片的毛蔥,收了近兩三袋子。他的大女兒喜歡吃山藥,他便種了一長壟的山藥,還在附近養牛人家那里,幾百米的路程,一挑一挑的挑來農家肥上到地里,待到盛夏來臨,枝葉趴滿了架子,綠意盎然,秋天,從土里挖出來,根根粗壯而且足有一尺多長。

    秋霜降臨之前,我把菜園里的菜都摘回來,一筐筐,一袋袋,堆滿了院子,倭瓜已成了深綠色,個個足有五六斤重,用指甲掐一下,呦,挺費勁!想想它一定是又面又甜又好吃的瓜吧;還有那土豆,各式各樣,大大小小,臉上長滿了麻子;那大大的冬瓜啊,用秤稱了一下,竟有四十多斤,得人抱著走了?粗鴿M院的果實,滿足在臉上,喜悅在心間,美美的,甜甜的。

    在我日復一日的勞動中,我想,待到來年陽春三月,天氣開始變暖,雞窩里”咯咯噠,咯咯噠“的聲音此落彼起,提著籃子去撿,一定也會滿載而歸吧!

    遠離鬧市的喧囂,守著這一塊凈土,每天讓時間悄無聲息的靜靜流淌,享受這樣的生活,自給自足,心無掛礙,并悠然自得。

春有百花秋有月,

夏有涼風冬有雪。

全無閑事掛心頭,

天天都是好時節。

 

作者:吳菊英(名山農場 農工)

 

江西快三官网 走势图 股市股评 2019年最安全的理财平台 广西快3开奖选号器 山西十一选五 广西快乐双彩官网 排列五预测下期 时时彩软件准嘛 重庆幸运农场预测群 吉林快三稳定版精选计划